當前位置:首頁 > 改革探索 > 他山之石
青島西海岸新區綜合行政執法改革實踐
2016-01-15 【字體

青島市黃島區編辦

青島西海岸新區是國家級新區,地處膠州灣西岸,包括青島市黃島區全部行政區域,陸域面積2096平方公里,海域面積5000平方公里、海岸線282公里,轄27個街鎮、1221個村居,總人口l71萬。作為全國改革創新的試驗田,20l46月,青島西海岸新區啟動綜合行政執法改革,組建了綜合行政執法局,推進跨部門綜合執法,著力解決行政執法中權責交叉、多頭執法等問題,已逐步建立起權責統一、權威高效的行政執法體制,提升了行政執法效率和水平。

  一、綜合行政執法改革的探索

  1.調整管理體制,由“事權分散”向“相對集中”轉變。制定出臺《關于推進綜合行政執法改革的意見》,明確了改革的指導思想、改革步驟,管理體制、運行機制和保障措施。一是整合執法職能。成立了綜合行政執法局,為區政府工作部門,將原分散在各部門的城市管理、國土資源、文化市場、海洋漁業、交通運輸、環境保護六大領域的全部或部分行政執法權,由綜合行政執法局集中行使,共計421402項執法權限;原執法部門刻制行政執法專用章,交由綜合行政執法局管理使用。二是整合執法機構。同步將城市管理行政執法大隊、文化市場行政執法大隊、交通稽查大隊、國土資源執法監察大隊、海監大隊等,整建制劃入綜合行政執法局。他們在負責各自領域專業執法工作的同時,加強內部調度、開展集中行動。三是推進綜合執法。將新區27個街鎮劃分為5大區域,按照相對集中、重心下移、覆蓋城鄉的原則,16對各專業執法隊伍進行重組構建,并按區域分片設置5個綜合行政執法大隊,每個大隊負責分工區域內的六大領域綜合執法工作,以區域內一個中心街鎮為駐點,執法范圍輻射周邊5-6個街鎮園區,推進綜合執法向區域和街鎮延伸,做到“一專多能”,實現跨部門、跨領域綜合執法。

  2.優化運行機制,由“各自為戰”向“協同作戰”轉變。一是厘清權責邊界。結合制定部門審批目錄和權力清單,明確綜合行政執法局與政府職能部門、街鎮和功能區之間的職責分工。綜合行政執法局主要行使納入綜合執法范圍的行政處罰權、監督檢查權和行政強制權等,并按照責權匹配原則承擔相關法律責任;職能部門主要承擔行業政策制定、行政許可等管理職能,履行違法行為查處的后續管理工作;各大功能區和街鎮履行屬地管理職責。二是推進一體聯動。綜合行政執法局對違法行為作出的行政處理決定,自作出決定起3日內,告知或抄送職能部門;各大功能區和職能部門行政許可涉及綜合執法事項的,自作出決定之日起3日內,將行政許可決定和相關資料告知或抄送綜合行政執法局;社會治理信息中心收集的與綜合執法有關信息,即時轉交綜合行政執法局,綜合行政執法局3個工作日內,將辦理情況反饋社會治理辦公室。三是實行信息共享。依托區級政務服務網,統一信息技術標準,區綜合行政執法局與各職能部門之間實時共享有關業務信息和工作平臺,實現互聯互通、有效銜接。四是實施聯席會商。建立區綜合行政執法聯席會議制度,加強綜合行政執法局與各職能部門及各街鎮之間的綜合執法協調工作,定期研究解決綜合執法過程中的重大問題或爭議事項,形成了相互支撐、合力攻堅的改革新局面。

  3.規范執法行為,由“粗放執法”向“精細執法”轉變。一是執法統一化。對各綜合執法大隊和派駐中隊進行統一管理、指揮和調度,做到管理制度、執法程序、法律文書、執法服裝、車輛裝備“五個統一”。二是執法程序化。進行流程再造,制定了《綜合執法辦案規程》,首次將行政處罰,行政強制、行政復議和行政訴訟四類程序有機銜接,全面融人行政執法責任制、權力清單、案件審查、重大案件集體討論等制度。三是執法系統化。提出“連貫執法”、“組合執法”等方式強化事中事后監管思路。“連貫執法”,即把各綜合執法大隊和派駐街鎮中隊并聯一起,先發現先立案,再根據職責分工進行移交;“組合執法”,即同一案件涉及多個違法行為的,依據同組證據材料一并作出處理決定,既提高了執法效率,又避免了重復執法。四是執法信息化。研發使用“執法辦案管理軟件、案件審批手APP終端、移動執法終端、移動辦公室”四位一體的辦案智能系統,壓縮了辦案時間,提升了執法效能。五是執法透明化。建立區級執法監督平臺、內部考核體系、多元參與評價等機制,對案件從立案到結案全程監督,嚴格落實執法巡查、錯案追究、評議考核等制度,確保執法公平公正。

  二、改革成效分析

  1.“一支隊伍管全部”,解決了“都管都不管”的問題。改革前,一些部門之間執法邊界不清,執法部門往往“依法”互相“踢皮球”,有利的事搶著管,沒利的事沒人管。以海岸帶保護為例,以往國土和海洋部門對海岸帶的監管以高潮線為執法邊界,潮汐一變化,就會發生兩個部門執法邊界不清、推諉扯皮的問題。而對于海岸帶違法建筑的查處、污染撒漏的排查,城管、國土、交通等部門又存在著執法重疊,一攤事情幾個部門管,結果是誰也管不了、誰也管不好。改革后,將職能交叉執法事項集中由一個部門行使,在建設、交通運輸、環境保護、城市管理等重點領域,實現了“一支隊伍管全部”。特別是海岸帶保護工作,由綜合行政執法局集中負責后,實現了陸海綜合管理,先后查處海岸帶違法建設行為128起,拆除違建面積30207.9平方米,查處盜采海砂案件41起,查處海邊傾倒垃圾案件53起,清理違法堆積垃圾約3000立方米,徹底解決了海岸帶存在的違法建設、盜采海砂等問題。

  2.解決了“力量分散、人員不足”的問題。改革前,原國土、交通、海洋、文化等領域缺乏專業執法隊員,面對新區較大的區域面積、較為繁重的執法任務,執法力量難以及時、有效地覆蓋。以文化執法為例,原新區文化執法大隊30多個人負責全區,而分散在各處的網吧、娛樂場所等就有400余家,能解決的問題也有限。改革后,將原有的專業執法力量進行整合后,綜合執法隊員和相關輔助人員達800余人,將新區劃分5個片區,向27個街鎮派駐執法中隊,既消除了執法盲區和死角,實現了無縫隙覆蓋,又可以集中力量辦大事。綜合行政執法局組建半年來,共辦理國土、文化、交通、海監、環保等領域簡易程序案件4300余件、一般程序案件521件,案件查辦數量總和超出原劃轉部門同期總和的11%,新增違法建設行為的查處和整改率達到98%,重復投訴舉報案件每月環比下降0.4個百分點,占路經營、揚塵污染、偷沙盜土、違法建設、超載超限、非法侵占海岸線等熱點難點問題得到快速解決。

  3.將綜合執法與社會治理體系捆綁。改革前,各執法部門相對獨立,單純是執法,重事后懲處、輕事前規范和教育指導,考慮執法的法律效果較多,考慮執法的社會效果偏少。改革后,通過執法重心向基層和一線下沉,完善綜合行政執法巡察機制,建立綜合執法信息平臺,將綜合執法與社會治理體系捆綁在一起,將執法辦案智能管理軟件、移動執法終端與社會治理“大數據”中心實時聯動,寓執法于治理,更加注重協商對話和雙向互動,及時發現、排查和處置各類問題,把隱患化解在萌芽之中,構建起“大安全、大城管、大信訪、大穩定,大調解、大服務”的社會治理體系。2014年,新區安全生產事故同比下降66%,群眾越級上訪數量同比下降25%,信訪積案化解率達85%

收藏本頁】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15选5杀号公式绝招